• 前期(1931 - 1945)
  • 北京阶段(1945 - 1948)
  • 窝打老道133号阶段(1948 - 1950)
  • 坚尼地道70号阶段(1950 - 1972)
  • 轩德荪道6号阶段(1972 - 2021)
  • 八达街9号503-505室阶段(2021 - 2022)

「我要到中国去翻译《圣经》!」(《回忆录》53页)凭这决心,雷永明(Gabriele Maria Allegra),一位小兄弟会(方济会)会士慷慨地回应了上主的特别邀请到中国服务,并在其间展开将圣经原文翻译为中文的工作。


在1907年12月26日诞生在西西里岛的雷永明,1923年加入小兄弟会。在罗马念书准备晋铎时,他深受同会前辈孟高维诺总主教(John of Montecorvino)的感动。孟高维诺是抵达中国的第一位传教士,曾把《圣咏》和《新约》翻译成蒙古文。之后有许多人加入翻译《圣经》书卷的行列,但总没有人把整部《圣经》译成中文。雷神父就立志把完整的中文《圣经》呈献给中国人。


1931年他离开意大利到中国时,才24岁。当时他没有丰沛的资源,惟靠满腔热火去给中国人传扬天主圣言,并深信童贞圣母会照顾他。他接受了小兄弟会总会长的派遣,到中国湖南衡阳担任黄沙湾小修院院长职。一方面学习中文,另一方面则着手准备翻译圣经的工作,学习圣经语言和释经学 (《回忆录》85页)。


雷神父有超强的记忆力,更有语言之神恩,再加上他的努力,学习语文没有困难。他在到中国后约八个月,已能掌握中文,并开始在湖南省的衡阳听汉人的告解(《回忆录》16页)。


在得到衡阳教区柏长青主教(Raffaelangelo Palazzi)及会内兄弟的资助下,建立他的小型图书馆。可惜,在中日战争期间,除了耶稣会士贺清泰神父(Louis Antoine de Poirot)所翻译的《古新圣经》中的两本小册幸存外,其他书籍都被毁灭了(《回忆录》93页)。 《古新圣经》全套是雷神父在北京将其摄影后装成小册的。


1935年4月11日圣母痛苦节,雷神父开始从原文翻译圣经,首先翻译的是旧约部份。但是,由于他身体虚弱,遂于1939年5月回意大利调理身体以恢复健康(《回忆录》95页)。在动身回国前,他把从1935年至1939年间所翻译的手稿,连同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辞典及文法,交托给埃及方济会(即圣母无玷圣心方济会)修女保管(《回忆录》123-124页)。


1940年雷神父再次被派遣来中国,由于意大利向外宣战,雷神父需由罗马经马德里往里斯本,再经美国、日本到上海,然后取道南京,于1941年4月底到达北平,可惜在南京付运的两大箱书籍,不知如何全都失去了。然而,由于同年底日本向美国宣战,很多美籍的牧师相继离开中国,把他们的书籍卖给旧书店,雷神父便在旧书店中购得不少好书,特别是辞典和百科全书。这些书成了日后成立的思高圣经学会图书馆内的基本书籍(《回忆录》110页)。


雷神父到北京是为在意大利大使馆任使馆司铎之职,并得到宗座驻华代表蔡宁总主教(Mario Zanin)的接见及鼓励,继续其翻译圣经的工作(《回忆录》111-112页)。


虽受到战争的影响及历尽艰辛,雷神父终于在1944年11月21日,把希伯来文和阿剌美文的原文《旧约》全部译成中文。由于他感到以个人的力量,不足以完成整个翻译及出版圣经的工作,必须有其他人的协助。于是他便向当时任修会的总代表舒迺柏神父(A. Schnusenberg)提出请求及提议,祈能培育一批司铎,成立一个圣经学会以做圣经的工作。舒迺柏神父接受了他的提议,召集了几位中国方济会会士助他一臂之力,首先是李志先神父和李玉堂神父,然后是李士渔神父和刘绪堂神父(《回忆录》121-122页)。这些会士从事译经之余,也修正和润饰雷神父的手稿。他们还为《旧约》的经文作了注释。雷神父则教他们希伯来文和希腊文。


1945年8月2日,北京的圣经学会正式成立,会址是在辅仁大学附属名叫西煤厂的宿舍内。圣经学会奉无原罪童贞圣母及真福董思高为主保,称为「中华圣经学会」,于1946及1947年分别出版《圣咏集》及《智慧书》时,曾称为「方济堂圣经学会」(《铎声》148期38页),后改称为「思高圣经学会」而沿用至今。


会址因各种原因,在短期内三度搬迁,由西煤厂迁至李广桥18号的方济堂(近紫禁城),再迁往小石桥区,辗转再迁回位于李广桥的方济堂。1946年中译《圣咏集》(附注释)出版;次年《智慧书》面世;《梅瑟五书》亦于1948年付梓。同年,汉口教区的左维斗神父和烟台教区的陈维统神父也参与圣经学会的工作(《铎声》148期39-43页)。在这期间,雷神父在来访的友人手上取回他在回国调理身体前,交托给埃及方济会修女保管的译文手稿(《回忆录》123页)。

            
              

刘绪堂神父1946年摄于北京的思高圣经学会

              



北京方济会语言学校,小兄弟们每天都在此圣堂祈求天主恩赐早日完成翻译中文圣经的工作


1948年风云变色,思高圣经学会决定迁址往香港。在获得香港教区恩理觉主教(Henry Valtorta)同意后,圣经学会的成员便分批来香港。九龙窝打老道133号方济会院的院长余礼文神父( B. Sullivan)盛情招待,使译经的工作持续不断。


大陆政权易手前后,窝打老道的方济会院成了许多避难会士(包括圣母昆仲会及苦修会的兄弟)的落脚点。其时众大陆南下的小兄弟中不乏学界泰斗,群英汇集香港,正合雷神父之意。他召募了生力军加入本学会的阵营,当中包括希腊文专家牛汉谟神父(Tarcisius Benvegnu),他协助学会完成了编制专有名词的索引(《回忆录》135-136页)。尽管局势动荡,小兄弟们齐心合力,于1949年出版了《旧约史书上册》


                  
                                

1948年小兄弟们摄于九龙窝打老道133号方济会院

随着更多避难的小兄弟抵达窝打老道的方济会院,译经工作常受干扰。 1950年学会得总代表舒迺柏神父授权,并得到香港教区总务长麦兆良神父(Raffaele Maglioni)的帮助,迁往香港坚尼地道70号(《回忆录》137-138页)。新加入的成员包括小兄弟张俊哲神父、韩守善(Agnellus van der Weide)修士、杨恒辉神父和李少峰神父。同年《旧约史书下册》出版。


1951年出版《依撒意亚》,即《先知书上册》;1952年完成了《耶肋米亚》和《厄则克耳》,即《先知书中册》;1953年小兄弟翟煦(Theobaldus Diederich)神父亦加入了本学会,他继任为学会院长(《铎声》148期19页)并编写了学会的章则(《回忆录》148页)。 1954年《达尼尔》和《十二小先知》,即《先知书下册》也完成面世。在二十年间,雷神父和众兄弟群策群力,终于译完整部附有注释的《旧约》。完成壮举后,本学会的众兄弟休假到圣地的耶路撒冷圣经学院继续深造(《铎声》148期20页)。1954年,耶路撒冷的圣经学会和香港的圣经学会义结金兰,雷神父在耶路撒冷圣经学院讲避静,也讲授《若望福音》。


1955年,小兄弟们怀着新知识和新活力返回香港,着手把希腊文的《新约》译成中文。经过两年的辛劳后,附注释的《福音》出版了;1959年《宗徒大事录》和《保禄书信》也先后完成,合订称为《宗徒经书上册》;1961年《公函》和《默示录》也完成了,并合订称为《宗徒经书下册》(《铎声》148期22-23页)。至此雷神父的宏愿终于完全实现了,中华教会总算有了一整套真正属于自己的《圣经》。1968年《圣经》的新旧约合订本第一次发行。


1967年牛汉谟神父因病返回意大利,1969年2月23日于意国博洛尼亚安息主怀;1963年和1967年,小兄弟梁雅明神父和韩承良神父相继学成回来,便着手编写中文的《圣经辞典》,学会各人分得一部分词目,作深入研究,再写出精简的解释。这些解释搜集后,经编辑付梓,于1975年出版。

 

1955年兄弟们摄于埃及:由左起是陈维统神父、李志先神父、雷永明神父、李士渔神父和刘绪堂神父

 

 

1964年团体摄于香港坚尼地道70号方济会院

全部《圣经》翻译完成后,学会小兄弟李少峰神父、张俊哲神父、杨恒辉神父、李志先神父、李智义神父先后被派到台湾当本堂神父或执教。学会其余的小兄弟留在香港编写《圣经辞典》。 1968年丁立人神父(Joachim Daleiden)从美国到港与司徒克神父(Howard Stunek)一起创办圣文德书院,后加入学会,著作并出版专为学校使用的英文圣经科课本。1971年刘绪堂神父往台湾出任会省代省会长;人数既减,本学会在1972年再迁址到香港渣甸山轩德荪道6号。


1972年的会院外貌


 

1976年1月26日,雷神父在香港嘉诺撒医院辞世,这是学会的重大损失。神父的丰功伟绩固然令人惊叹,他的圣德更叫人景仰。1984年香港教区推动他的立品案;1995年教廷立雷神父为「可敬者」。教宗本笃十六世于2012年8月宣布他为教会中的真福,宣福礼在2012年9月29日在雷神父的故乡西西里举行。香港教区组织了约四十多人的观礼团,由副主教林铭神父带领前往。另外,陈日君枢机及韩大辉总主教都有出席参礼。


1977年刘绪堂神父回港出任学会主任;1983年学会图书馆长韩守善修士因患血癌回祖国荷兰,同年12月2日在荷兰辞世。1984年丁立人神父回美国休养,1993年6月12日在美国芝加哥离世。1989年11月刘绪堂神父往凤翔,同月24日于凤翔在睡眠中安息主怀。1990年黄国华神父往耶路撒冷圣经学院进修,1993年回港加入学会;1992年吴岳清神父往耶路撒冷圣经学院进修,1995年回港加入学会。1994年翟煦神父返德国退休,2008年9月13日在德国逝世。


1988年7月2日李智义神父于台北马偕医院、1996年6月27日李志先神父于台北内湖方济中学寓所、1998年3月7日杨恒辉神父于桃园保禄医院、2007年5月13日李少峰神父于台南学甲、2009年4月9日张俊哲神父于台南新营先后回归天乡。


2001年时任学会主任的梁雅明神父在香港会区草席会议期间,与兄弟共进晚餐时中风,昏迷55天后,于10月15日在新界屯门医院辞世,这是学会又一个损失;吴岳清神父接学会主任一职。1999年李士渔神父入住上水圣若瑟安老院,2004年12月5日安息主怀;同年12月25日,韩承良神父于圣文德堂四楼宿舍回归父家;2002年陈维统神父入住香港仔圣玛利安老院,2005年3月30日在圣保禄医院释劳归主,数月间学会连失几位兄弟。吴岳清神父在2007被小兄弟会总会长贾伯跃神父(Jose Rodriguez Carballo)调派到耶路撒冷圣经学院服务,由黄国华神父接任学会主任一职。


谢华生神父、胡健挺神父曾先后出任学会总务;扬博言神父曾被委任学会图书馆主任。2013年梁永强修士、蔡俊源神父、杨炎修士加入学会服务,梁永强修士协助销售工作,杨炎修士出任图书馆员;2014年蔡俊源神父往耶路撒冷圣经学院进修,2020年回港,2021年1月接胡健挺神父学会总务一职。


学会始终本着「为华人社会传扬天主圣言」的宗旨,并力求突破。1977年初刊的《圣经双月刊》到了1999年改刊为《圣经季刊》。1969年陈维统神父向胡枢机献上雷神父草拟的建议书,筹组香港天主教圣经协会。该协会于1973年正式成立。随后类似的圣经协会也在台湾、新加坡及马来西亚成立。 1987年世界华语圣经协会联会(Federation of Chinese Biblical Associations)成立,成员包括澳门和毛里求斯的圣经协会。


1986年学会召集香港的圣经学者举行联席会议,商讨成立圣经学院,从事信友圣经知识的培训,毕业生将可获取耶路撒冷圣经学院的文凭。透过香港教区和各修会的合作,香港天主教圣经学院终于在1987年正式成立。


会院小圣堂

 

会院小圣堂内圣母小祭台


会院花园

 

会院花园雷永明神父墓碑



2000年出版《千禧版圣经》


2004年6月14日,按《圣经新旧约合订本》经文连修订注释及附录的思高圣经原著译释版系列《梅瑟五书》修订版面世,然后是2005年5月31日的《福音》,2006年5月12日的《圣咏集》,2007年5月2日的《宗徒经书上册》,2008年3月19日的《宗徒经书下册》,2009年5月20日的《先知书上册》,2010年2月24日的《先知书中册》,2011年5月17日的《先知书下册》,2015年4月10日的《智慧书》,2015年12月23日的《旧约史书上册》,最后是2016年5月6日的《旧约史书下册》。不过其中的《圣咏集》经文仍是旧译文。 《思高圣经原著译释版系列》再版工作告一段落。


会院内圣经物品展览

 
 

为让信友更易接触圣经,认识雷神父的功业,学会在小兄弟会总会长佩里神父(Michael Perry)指示下,决定搬离轩德荪道6号,寻找面积远大于原会址的新地方,重置学会。在天主圣神带领下,于2020年底成功售出轩德荪道6号会院,同时于新蒲岗八达街9号威达工贸商业大厦,租得503-505室三个单位,临时存放学会图书馆馆藏及供销售的《圣经》和其他圣经书籍。 2021年2月,学会成员搬到慈云山双凤街47号圣文德书院六楼暂住及工作,同时在义工协助下,用了超过半年的时间,将临时存放于新蒲岗的图书馆馆藏等上架放好。再经过接近一年时间,终于在2022年初购入荔枝角道99-101号作新会院,走入社群,推广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