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且說:「假使我們生在我們祖先的時日,我們決不是他們流先知血的夥伴。」(瑪23:30)


耶穌時代的「宗教」民眾,堅持他們是不會犯他們祖先的罪。我們同樣地不相信我們會再犯我們祖先的種族主義和奴役制度的罪。我們無法想像我們自己設立集中營,並且轟炸平民。我們認為我們永遠不會對待女性如同對待動物。


耶穌告訴他那時代的民眾,他們正在處於心理學家稱之為「拒絕承認」的狀態。耶穌對我們說了同樣的話。我們將會犯並且正在犯我們祖先一些最嚴重的罪惡。事實上,我們在邪惡上正超越我們的祖先。種族主義真的成了過去嗎?與因手術和化學流產而死亡的胎兒相比,集中營的死亡人數是微不足道的。誰會比一個流產的胎兒更無辜呢?可是,他們經常被化學戰所謀殺。甚麼是色情?這無異於把婦女(以及男性和兒童)視作動物甚至物體目標來對待。悔改吧!


禱告: 天父,請把我從罪惡中解救出來。不管甚麼,請使我成聖。
承諾: 「你們自己和天主都可作證:我們對你們信友曾是怎樣的聖善、正義和無可指摘。」(得前2:10)
讚頌: 聖奧思定的《懺悔錄》是他的皈依自傳,是對天主恩寵的卓越見證。它寫於第四世紀,它至今仍被廣泛閱讀。他寫道:「主,除非安息在你內,我們的心將得不到安寧。」(參閱《天主教教理》,30)
中文翻譯取材自One Bread, One Body,由美國 Presentation Ministries 所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