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樹要去立一樹為他們的君王,就對橄欖樹說:「請你作我們的君王。」但橄欖樹回答說:「難道要我放棄出油?」(民9:8-9)


當那些蒙召去領導人民的人拒絕天主的召叫時,人民祇好投靠壞的領導。或許,每一個壞領導的出現,可能已有三個人拒絕了天主的召叫去作為領導(參閱民9:9-13)。而每棵荊棘的出現,也可能有一棵橄欖樹、無花果樹或葡萄樹拒絕了天主去作出自我犠牲以回應天主的召叫。若我們的領導是來自「桶子底層」的話,也就是說,桶子的上層和中層都不服從天主,拒絕了他的召叫。


試問,有多少基督徒曾被邀請競逐政職卻退避三舍?又有多少家長把教育子女的職責推給世俗的媒體?又有多少人拒絕了司鐸和修會生活的聖召?那麼,我們為何會對出現能力不足的領導而感到奇怪呢?


儘管我們多年來沒有服從天主,我們應要悔改並開始作領導。耶穌甚至會給予我們一整日的工資,縱使我們祇作了幾分鐘最後時刻的領導(參閱瑪20:9)。耶穌是仁慈的,祇要我們悔改和作領導,我們也能夠獲得他的憐憫。


禱告: 天父,願我能獻出任何所需的犧牲,以取回作為我的子女、教會、同工和國家的領導地位。
承諾: 「因為你已賜給了他超卓的福寵,且以純金的冠冕加在他的頭頂。」(詠21:4)
讚頌: 喬治回應了召叫,成為一個執事、丈夫和父親。他侍奉耶穌的熱誠,感染了整個堂區。
中文翻譯取材自One Bread, One Body,由美國 Presentation Ministries 所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