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要在熙雍吹起號角,在我的聖山上吹起號筒。」(岳2:1)


想像一下,你走進教堂內,卻發現司鐸正伏拜在祭台前,為自己和天主子民的罪過痛哭哀號(參閱岳1:13)。「罪惡的薪俸是死亡」(羅6:23)。我們正開始領我們的薪俸了。其實,我們不單接受了死亡,更是全盤接受了教宗們所稱作的「死亡文化」。我們比昔日岳厄爾時代的人民,有著更多的理由要痛哭和悔改。


我們不要淡化或軟化罪惡的殺傷力。我們不該對罪惡的效果處之泰然,而要極為認真的對待——要認真至痛哭哀號,要認真至突破現狀,並要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我們的問題並不是糟糕的事情。我們的問題反而是我們對已經是糟透的狀況作出否定。罪可能是邪惡之極。生活在罪惡中的人卻是不計其數。因此,即便生活在一個事事都故作緊急的社會中,我們面對著的,卻是一個真正的緊急情況。


在緊急狀態下,祇有那些看似是狂熱份子的人,才會表現得清醒理智。罪可夠使人感到沮喪和傷心了。「因為按照天主聖意而來的憂苦,能產生再不反悔的悔改,以致於得救;世間的憂苦卻產生死亡。且看,這種按照天主聖意而來的憂苦,在你們中產生了多大的熱情……而恐懼,而切望,而熱忱,而譴責;在各方面,你們表明自己對那事件是無罪的。」(格後7:10-11)在悔改上,要激進;要狂熱。


禱告:聖父,願世界因一個罪人的不悔改而感到更加哀傷(參閱路5:7)。
承諾:「如果我是仗賴天主的手指驅魔, 那麼, 天主的國已來到了。」(路11:20)
讚頌:瑪爾大和羅伯特將他們在聖體聖事、彌撒和明供聖體中對耶穌所抱有的愛,都傳遞給了他們的子女。
中文翻譯取材自One Bread, One Body,由美國 Presentation Ministries 所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