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瞎子坐在路旁討飯,聽見群眾路過,便查問是甚麽事。有人告訴他:是納匝肋人耶穌經過。」(路18:35-37)


試想像,你既是色盲,又近視,視野模糊。你可以看得見嗎?可以。你需要治療你的視力嗎?一定。同樣,我們能在屬神上看得見,但卻「是藉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格前13:12)我們不該讓這是個事實,就是我們有某種願景阻擋我們向耶穌呼求,以獲得充分的願景來活出他豐盛的生命。


若然我們沒有從配偶身上更清楚的看見天主,那麼,我們有甚麼機會必能堅守我們對婚姻的承諾呢?若然我們沒有更深入地看天主的計劃,我們還會停止墮胎嗎?直至我們用心靈的眼目(弗1:18)注視著在餅和酒外貌下,感恩聖事中的主耶穌,我們是不會將我們的生命,專注於共融而去領受共融聖事。這是極度的自我捨棄。


我們當中有些人,花掉成千上萬的金錢,為求看到較健康的體魄。我們有矯正視力的眼鏡、太陽眼鏡、閱讀眼鏡、老花眼鏡、多功能眼鏡、隱形眼鏡、眼藥水,還有激光矯視手術等,都是為了改善我們的視力。然而,能夠在屬神上看得清楚才是最重要。隨後,要向耶穌呼喊說:「達味之子,可憐我吧!」(路18:39)向耶穌祈求:「主,叫我看見。」(路18:41)


禱告:天父,願我確實地遵從你的命令,為使我能正確的了解。
承諾:「惡人的繩索雖將我纒起,我卻未將你的的法律忘記。」(詠119:61)
讚頌:馬丁原諒了他前妻的不忠。在妻子臨終時,他陪伴她,鼓勵她信賴天主,並領受他的平安。
中文翻譯取材自One Bread, One Body,由美國 Presentation Ministries 所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