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论往那里去,我要跟随你。」(路 9:57)


I. 要义


路加自此处开始,列出了一个新的标题,就是「耶稣离乡赴耶京准备受苦受难」。就在这个标题之下,作者收集了以下十章的题材,是与其他福音颇有出入的。自加里肋亚去耶京最顺的路,是穿过撒玛黎雅而行。可是撒玛黎雅人竟不欲收留耶稣和他的门徒们,原因是他们要去的目的地是耶京。犹太人同撒玛黎雅人向来互相仇恨嫉视,不相往来。雅各伯及若望二位兄弟,基于对耶稣及同伴们的爱护,非常愤恨撒玛黎雅人的无礼,竟欲要求横祸降在他们身上使他们受到应得的惩罚,可是耶稣并没有答应。


II. 经文(路9:51-62)耶稣被接升天的日期,就快要来到,衪遂决意面朝耶路撒冷走去,便打发使者在衪在前面走;他们去了,进了撒玛黎雅的一个村庄,好为衪准备住宿。人们却不收留衪,因为衪是面朝耶路撒冷去的。雅各伯及若望两个门徒见了,便说:「主,你愿意我们叫火自天降下,焚毁他们吗?」耶稣转过身来斥责了他们。


他们遂又到别的村庄去了。他们正走的时侯,在路上有一个人对耶稣说:「你不论往那里去,我要跟随你。」耶稣给他说:「狐狸有穴,天上的飞鸟有巢;但是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又对另一人说:「你跟随我吧!」那人却说:「主,请许我先去埋葬我的父亲。」耶稣给他说:「任凭死人去埋葬自己的死人吧!至于你,你要去宣扬天主的国。」又有一个人说:「主,我要跟随你,但是请许我先告别我的家人。」耶稣对他说:「手扶着犁而往后看的,不适于天主的国。」


III. 释义


我们知道若望的福音是围绕着耶稣三次前赴耶京的路程而写的。路加却只写了一次耶稣前赴耶京过节的事,而将其他两次的路程省略过去。而且路加所描述的这次路程,按时间应在耶稣传教的第二年上,大概这次在耶京过的是五旬节日,是犹太人的三大节日之一,也是犹太人前往耶京朝圣的节日。


在今后十章中,作者路加所记载的言论及事迹与其他福音所载者,在时间及地点上颇有出入,或者更好说路加根本没有注意事情发生的时间及地点,而只是将它们收集起来,并在「耶稣准备受苦受死」的中心思想之下,记录出来,其中不乏是作者所独有的资料。


自加里肋亚去耶路撒冷最近的途径是经撒玛黎雅而行。大概与耶稣同行的人不少,所以必须打发人先去准备投宿之所。但因撒玛黎雅人与犹太人向来互相攻击,互相仇恨,所以他们拒绝接受耶稣的这个团体。两民族彼此不和的原因,是撒玛黎雅自充军之时,已为各外方民族所杂居(列下17章),其人民信奉混合宗教,故犹太人不屑与之往来。


按谷3:17称雅各伯及若望为「雷霆之子」,是因为二人的性格太过激烈(见9:49),无怪乎他们受到了耶稣严厉的责斥,因为这是相反爱德的精神。


IV. 默想


耶稣途径撒玛黎雅,愿意留宿一夜,竟为人所拒。耶稣自开始传教以来,到处行善治病,非但与人无怨,而且简直是大批群众的恩人,如今撒玛黎雅人竟拒绝了耶稣留宿的要求,他们惟一的理由,是因为耶稣和门徒们正在去耶京,这是撒玛黎雅人所不喜欢的理由。不过这实在太过火太无情谊了,无怪乎激起二位兄弟的非常愤怒,竟要求自天降火烧灭这些人。可是耶稣非但没有接受他们的要求,而且还对他们严加申斥,因为这有违他慈爱及和善的精神,大概自此事之后这两位性情激烈的兄弟,被耶稣称为「雷霆之子」(谷3:17)。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很可能也会遇到一些蛮不讲理的人,他们横行霸道,有恃无恐,干涉我们的自由,伤害我们的尊严,或破坏我们的财产,实在叫我们忍无可忍,恨不得一下子将这种人铲除而后快;甚至可能的话要亲手来铲除他们。这是以血洗血,以毒攻毒的解决手法,正犹如此处圣经上所述的二位兄弟所要作的一样。可是这未必就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更不是耶稣所能同意的作法。


我国有「以德报怨」的古训,或谓「小不忍则乱大谋」的警戒语。所以我们最好是先暂时容忍,等候合法的政权来处理铲除这些加害我们的恶人,我们可以并且应当报案,但我们本人最好不要作出什么直接报复的行动,因为这也是法律所不容许的。


V. 默祷


主,耶稣,求你使我效法你的容忍,不要意气用事,事事打抱不平,反而良善心谦,逆来顺受,缔造和平。


 

取材自韩承良所著《周年福音默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