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人真是天主子!」 (谷15:39)


I. 经文(谷14:1-15:47)两天后就是逾越节和无酵节,司祭长和经师设法要怎样用诡计捉拿耶稣,而把他杀害,因为他们说: 「不要在庆节内,怕民间发生暴动。」当耶稣在伯达尼癞病人西满家里,正坐席的时候,来了一个女人,拿着一玉瓶珍贵的纯『拿尔多』香液。她打破玉瓶,就倒在耶稣头上。有些人颇不满意,就彼此说:「为什么要这样浪费香液?这香液原可以卖三百多块银钱,施舍给穷人!」他们对那女人很生气。耶稣却说:「由她罢!你们为什么叫她难受?她在我身上作了一件善事,因为你们常有穷人同你们在一起,你们几时愿意,就能给他们行善;但是我,你们却不常有。她已做了她能做的:提前傅抹了我的身体,是为安葬之事。我实在告诉你们:将来福音无论传到全世界什么地方,必要述说她所作的事,来记念她。」


于是,那十二人中之一,犹达斯依斯加略,去见司祭长,要把耶稣交与他们。他们听了以后,不胜欣喜,许下给他银钱;他就找寻良机,将耶稣交出。无酵节的第一天,即宰杀逾越节羔羊的那一天,门徒对耶稣说:「你愿意我们往那里去,给你预备吃逾越节晚餐?」耶稣就打发两个门徒,对他们说: 「你们往城里去,必有一个拿着水罐的人迎面而来,你们就跟着他去;他无论进入那里,你们就对那家主说:师傅问:我同我的门徒吃逾越节晚餐的客厅在那里?他必指给你们一间铺设好了的宽大楼厅,你们就在那里为我们预备罢!」


门徒去了,来到城里,所遇见的,正如耶稣给他们所说的;他们就预备了逾越节晚餐。到了晚上,耶稣同那十二人来了。他们坐席吃饭时,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中有一个与我同食的要负卖我。」他们就都忧闷起来, 一个一个的问他说:「难道是我吗?」耶稣对他们说:「是十二人中的一个,同我一起在盘子里蘸的那一个。人子固然要按照指着他所记载的而去,但是负卖人子的那人是有祸的!那人若没有生,为他更好。」


他们正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福了,擘开,递给他们说:「你们拿去吃罢!这是我的身体。」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他们都从杯中喝了。耶稣对他们说:「这是我的血,新约的血,为大众流出来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我决不再喝这葡萄汁了,直到我在天主的国里喝新酒的那天。」


他们唱完圣咏,就出来,往橄榄山去了。耶稣对他们说:「你们都要跌倒,因为有记载说:『我要打击牧人,羊群就要四散。』但我复活后,要在你们以先,到加里肋亚去。」伯多禄对他说:「即便众人都要跌倒,我却不然。」耶稣就向他说:「我实在告诉你:就在今天,这一夜里,鸡叫两遍以前,你要三次不认我。」伯多禄更加激烈地说:「即便我该同你一起死,我也决不会不认你。」众人也都这样说了。


他们来到一个名叫革责玛尼的庄园里;耶稣对门徒说:「你们坐在这里,等我去祈祷。」遂带着伯多禄、雅各伯和若望与他同去;他开始惊惧恐怖,便对他们说:「我的心灵悲伤得要死;你们留在这里,且要醒寤。」耶稣往前走了不远,俯伏在地祈求,如果可能,使这时辰离他而去,说:「阿爸!父啊!一切为你都可能:请给我免去这杯罢!但是,不要照我所愿意的,而要照你所愿意的。」

耶稣回来,见他们睡着了,就对伯多禄说:「西满!你睡觉吗?你不能醒寤一个时辰吗?你们醒寤祈祷罢!免陷于诱惑。心神固然切愿,但肉体却软弱。」耶稣又去祈祷,说了同样的话。他又回来,见他们仍是睡着,因为他们的眼睛沉重,也不知道要回答他什么。他第三次回来,对他们说:「你们还睡下去吗?还安息吗?够了!时辰到了,看,人子就要被交付在罪人手中了。起来!我们去罢!看,那负卖我的来近了。」


耶稣还说话的时候,那十二人中之一的犹达斯,遂即到了,同他一起的,还有带着刀剑棍棒的群众,是由司祭长、经师和长老那里派来的。那出卖耶稣的人曾给他们一个暗号说:「我口亲谁,谁就是;你们拿住他,小心带去。」犹达斯一来,便立刻到耶稣跟前说:「辣彼!」遂口亲了他。他们就向耶稣下手,拿住了他。站在旁边的人中,有一个拔出剑来,砍了大司祭的仆人一剑,削下了他的一个耳朵。


耶稣开口对他们说:「你们带着刀剑棍棒出来拿我,如同对付强盗一样;我天天在你们当中,在圣殿里施教,你们没有拿我;但这是为应验经上的话。」门徒都撇下他逃跑了。那时,有一个少年人,赤身披着一块麻布,跟随耶稣,人们抓住了他;但他撇下麻布,赤着身子逃走了。他们把耶稣带到大司祭那里,所有的司祭长、长老和经师也都聚集在那里。伯多禄远远的跟着耶稣,直到大司祭的庭院里面,同差役们坐在一起,烤火取暖。


司祭长和全体公议会,寻找证据反对耶稣,为把他处死,却没有找着。原来有许多人造假证据告他,但那些证据各不相符。有几个人站起来,作假见证告他说:「我们曾听他说过:我要拆毁这座用手建造的圣殿,三天内要另建一座不用手建造的。」连他们的这证据也不相符合。


于是,大司祭起来,站在中间,问耶稣说:「这些人作证反对你的事,你什么也不回答吗?」耶稣却不作声,什么也不回答。大司祭又问他说:「你是默西亚,那应受赞颂者的儿子吗?」耶稣说:「我是,并且你们要看见人子,坐在大能者的右边,乘着天上的云彩降来。」大司祭遂撕裂自己的衣服说:「何必还需要见证呢?你们都听见亵渎的话了,你们看着该怎样?」众人都判定他该死。有些人就开始向他吐唾沫,蒙起他的脸来,用拳头打他,对他说:「你作先知罢!」差役且用巴掌打他。


伯多禄在下边庭院里时,来了一个大司祭的使女,看见伯多禄烤火,就注视他说:「你也是和那个纳匝肋人耶稣一起的。」伯多禄却否认说:「我不知道,也不明白你说什么。」他遂走出去,到了东廊,鸡就叫了。那使女看见他,就又给站在旁边的人说:「这也是他们中间的人。」伯多禄又否认了。过了一会儿,站在旁边的人又再对伯多禄说:「你确是他们中间的,因为你也是个加里肋亚人。」伯多禄就开始诅咒,并发誓说:「我不认得你们说的这个人。」


立时鸡叫了第二遍。伯多禄遂想起耶稣给他所说的话:「鸡叫二遍以前,你要三次不认我。」就放声大哭起来。一到清晨,司祭长、长老及经师,和全体公议会商讨完毕,就把耶稣捆绑了,解送给比拉多。比拉多问他说:「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司祭长控告他许多事;比拉多又问他说:「你看,他们控告你这么多的事,你什么都不回答吗?」


耶稣仍没有回答什么,以致比拉多大为惊异。每逢节日,总督惯常给民众释放一个他们所要求的囚犯。当时,有一个名叫巴辣巴的,他是与那些在暴动中杀人的暴徒一同被囚的。群众上去,要求照常给他们办理。比拉多回答他们说:「你们愿意我给你们释放犹太人的君王吗?」他原知道司祭长是由于嫉妒才把耶稣解送来的。但是,司祭长却煽动群众,宁要给他们释放巴辣巴。


比拉多又向他们说:「那么,对你们所称的犹太人君王,我可怎么办呢?」他们又喊说:「钉他在十字架上!」比拉多对他们说:「他作了什么恶事?」他们越发喊说:「钉他在十字架上!」比拉多愿意满足群众,就给他们释放了巴辣巴,把耶稣鞭打后,交给他们,钉在十字架上。兵士把耶稣带到庭院里面,即总督府内,把全队叫齐,给耶稣穿上紫红袍,编了一个茨冠给他戴上,开始向他致敬说:「犹太人的君王,万岁!」然后用一根芦苇敲他的头,向他吐唾沫,屈膝朝拜他。他们戏弄了耶稣之后,就给他脱去紫红袍,给他穿上他自己的衣服,然后带他出去,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有一个基勒乃人西满,是亚历山大和鲁富的父亲,他从田间来,正路过那里,他们就强迫他背耶稣的十字架。他们将耶稣带到哥耳哥达地方,解说「髑髅」的地方,就拿没药调和的酒给他喝,耶稣却没有接受。


他们就将他钉在十字架上,并把他的衣服分开,拈阄,看谁得什么。他们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时,正是第三时辰。他的罪状牌上写的是:「犹太人的君王。」与他一起还钉了两个强盗:一个在他右边,一个在他左边。 【这就应验了经上所说的:『他被列于叛逆之中。 』】路过的人都侮辱他,摇着头说:「哇!你这拆毁圣殿,三天内重建起来的, 你从十字架上下来,救你自己罢!」


同样,司祭长与经师也讥笑他,彼此说:「他救了别人,却救不了自己!默西亚,以色列的君王!现在从十字架上下来罢,叫我们看了好相信!」连与他一起钉在十字架上的人也辱骂他。到了第六时辰,遍地昏黑,直到第九时辰。在第九时辰,耶稣大声呼号说:「厄罗依,厄罗依,肋玛,撒巴黑塔尼?」意思是:「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为什么舍弃了我?」旁边站着的人中有的听见了,就说:「看,他呼唤厄里亚呢!」


有一个人就跑过去,把海绵浸满了醋,绑在芦苇上,递给他喝,说:「等一等,我们看,是否厄里亚来将他卸下。」耶稣大喊一声,就断了气。圣所里的帐幔,从上到下,分裂为二。对面站着的百夫长,看见耶稣这样断了气,就说:「这人真是天主子!」还有些妇女从远处观望,其中有玛利亚玛达肋纳,次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及撒罗默。她们当耶稣在加里肋亚时,就跟随了他,服事他;还有许多别的与耶稣同上耶路撒冷来的妇女。


到了傍晚,因为是预备日,就是安息日的前一天,来了一个阿黎玛特雅人若瑟,他是一位显贵的议员,也是期待天国的人。他大胆地进见比拉多,要求耶稣的遗体。比拉多惊异耶稣已经死了,遂叫百夫长来,问他耶稣是否已死。既从百夫长口中得知了实情,就把尸体赐给了若瑟。若瑟买了殓布,把耶稣卸下来,用殓布裹好,把他安放在岩石中凿成的坟墓里;然后把一块石头滚到坟墓门口。那时,玛利亚玛达肋纳和若瑟的母亲玛利亚,留心观看安放耶稣的地方。


II. 金句:「这人真是天主子!」 (谷15:39)


III. 主旨


耶稣在伯达尼受拉匝禄姊妹玛利亚傅抹时(若12:2-3),贪财的犹达斯因不满耶稣而去出卖祂(若12:6),但在晚餐厅还扮作若无其事!


不止财,还有世俗的荣耀,当时的宗徒仍接受不了要受苦死在十字架上的默西亚,耶稣被捕,他们逃的逃、否认耶稣的否认,只有深爱耶稣的圣母、若望(若19:25-27)、玛利亚玛达肋纳等妇女在场见证祂的死亡。


但在场的外邦人百夫长,就相信耶稣是天主子;而求葬耶稣的议员若瑟,不因耶稣死亡而失去对祂的信和爱,更不怕向犹太人表明他相信耶稣!


作为今天的基督徒、小兄弟,在为耶稣基督作证时,面对强权,我会有谁的反应:一直跟随耶稣的妇女、逃走否认的门徒、百夫长,还是若瑟?如果我在任何情况下都敢说:「这人真是天主子!」我就不会是逃走否认的门徒。


小兄弟 杨炎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