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困难中,与我常常相偕的,就是你们。 ﹙路22:28﹚


I. 经文 ﹙路22:14-23:56﹚到了时候,耶稣就入席,宗徒也同他一起。耶稣对他们说:「我渴望而又渴望,在我受难以前,同你们吃这一次逾越节晚餐。我告诉你们:非等到它在天主的国里成全了,我决不再吃它。」耶稣接过杯来,祝谢了说:「你们把这杯拿去,彼此分着喝罢!我告诉你们:从今以后,非等到天主的国来临了,我决不再喝这葡萄汁了。 」


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擘开,递给他们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舍弃的。你们应行此礼,为纪念我。」晚餐以后,耶稣同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为你们流出的血而立的新约。


但是,看,负卖我者的手同我一起在桌子上。人子固然要依照所预定的离去,但那负卖人子的人是有祸的。 」他们便彼此相问,他们中那一个要做这事。在他们中又起了争论:他们中数着谁最大。耶稣给他们说:「外邦人有君王宰制他们,那有权管治他们的,称为恩主;但你们却不要这样:你们中最大的,要成为最小的;为首领的,要成为服事人的。是谁大呢?是坐席的,还是服事人的?不是坐席的吗?可是我在你们中间却像是服事人的。


在我的困难中,与我常常相偕的,就是你们。所以,我将王权给你们预备下,正如我父给我预备下了一样,为使你们在我的国里,一同在我的筵席上吃喝,并坐在宝座上,审判以色列十二支派。西满,西满,看,撒殚求得了许可,要筛你们像筛麦子一样。但是我已为你祈求了,为叫你的信德不至丧失,待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兄弟。 」


伯多禄向他说:「主,我已经准备同你一起下狱,同去受死。」耶稣说:「伯多禄,我告诉你:今天鸡还未叫以前,你要三次说不认识我。」然后又给他们说:「我以前派遣你们的时候,没有带钱囊、口袋及鞋,你们缺少了什么没有?」他们说:「什么也没有缺。」耶稣向他们说: 「可是如今,有钱囊的,应当带着;有口袋的也一样;没有剑的,应当卖去自己的外衣,去买一把。我告诉你们:经上所载:『他被列于叛逆之中』的这句话,必须应验在我身上,因为那有关我的事,快要终结。」


他们说:「主,看,这里有两把剑。」耶稣给他们说:「够了!」耶稣出来,照常往橄榄山去,门徒也跟他去了。到了那地方,耶稣便给他们说:「你们应当祈祷,免得陷于诱惑。」遂离开他们,约有投石那么远,屈膝祈祷,说:「父啊!你如果愿意,请给我免去这杯罢!但不要随我的意愿,惟照你的意愿成就罢!」


有一位天使,从天上显现给他,加强他的力量。他在极度恐慌中,祈祷越发恳切;他的汗如同血珠滴在地上。他从祈祷中起来,到门徒那里,看见他们都因忧闷睡着了,就给他们说:「你们怎么睡觉呢?起来祈祷罢!免得陷于诱惑。」耶稣还说话的时候,来了一群人,那十二人之一,名叫犹达斯的,走在他们前面;他走近了耶稣,要口亲他。耶稣给他说:「犹达斯,你用口亲来负卖人子吗?」耶稣左右的人一见要发生的事,就说:「主,我们可以用剑砍吗?」他们中有一个人砍了大司祭的仆人,把他的右耳削了下来。


耶稣说道:「至此为止!」就摸了摸那人的耳朵,治好了他。耶稣对那些来到他跟前的司祭长,和圣殿警官并长老说:「你们拿着刀剑棍棒出来,好像对付强盗吗?我天天同你们在圣殿里的时候,你们没有下手拿我;但现在是你们的时候,是黑暗的权势!」他们既拿住耶稣,就带着解到大司祭的住宅。伯多禄远远地跟着。他们在庭院中间生了火,一起环坐,伯多禄也坐在他们​​中间。有一个使女看见他面对火光坐着,便定睛注视他说:「这个人也是同他一起的。」


伯多禄否认说:「女人,我不认识他。」过了不久,另一个人看见他说:「你也是他们中的。」伯多禄说:「你这个人!我不是。」约隔一个时辰,又有一个人肯定说:「这个人,确是同他一起的,因为他是加里肋亚人。」伯多禄说:「你这个人!我不懂你说的。」他还说话的时候,鸡便叫了。主转过身来,看了看伯多禄;伯多禄就想起主对他说的话来:「今天鸡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认我。」


伯多禄一到外面,就凄惨地哭起来。那些羁押耶稣的人戏弄他、打他;又蒙起他来,问他说:「你猜一猜:是谁打你?」他们还说了许多别的侮辱他的话。天一亮,民间长老及司祭长并经师集合起来,把耶稣带到他们的公议会里,说:「如果你是默西亚,就告诉我们罢!」耶稣回答他们说:「即便我告诉你们,你们也不会相信。如果我问,你们也决不回答。从今以后,人子要坐在大能者天主的右边。」众人于是说:「那么,你就是天主子了?」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说了,我就是。」


他们说:「我们何必还需要见证呢?我们亲自从他的口中听见了。」于是,他们全体起来,把耶稣押送到比拉多面前,开始控告他说:「我们查得这个人煽惑我们的民族,阻止给凯撒纳税,且自称为默西亚君王。」比拉多遂问耶稣说:「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比拉多对司祭长及群众说:「我在这人身上查不出什么罪状来。」他们越发坚持说:「他在犹太全境,从加里肋亚起,直到这里施教,煽动民众。」比拉多听了,就问耶稣是不是加里肋亚人。既知道他属黑落德统治,就把他转送到黑落德那里。这几天,黑落德也在耶路撒冷。


黑落德见了耶稣,不胜欣喜,原来他早就愿意看看耶稣,因为他曾听说过有关于耶稣的事,也指望他显个奇迹。于是,问了耶稣许多事,但耶稣什么都不回答。司祭长及经师们站在那里,极力控告他。黑落德及自己的侍卫鄙视他,戏笑他,并给他穿上华丽的长袍,把他解回比拉多那里。黑落德与比拉多就在那一天彼此成了朋友,因为他们原先彼此有仇。


比拉多召集司祭长、官吏及人民来,对他们说:「你们给我送这个人来,好像是一个煽惑民众的人。看,我在你们面前审问了他,而你们告他的罪状,我在这人身上并查不出一条来;而且,黑落德也没有查出,因而又把他解回到我们这里来,足见他没有做过应死的事。所以,我惩治他以后,便释放他。」每逢节日他必须照例给他们释放一个囚犯。他们却齐声喊叫说:「除掉这个人,给我们释放巴辣巴!」巴辣巴原是为了在城中作乱杀人而下狱的。比拉多又向他们声明,愿意释放耶稣。


他们却不断地喊叫说:「钉在十字架上,钉他在十字架上!」比拉多第三次对他们说:「这人到底作了什么恶事!我在他身上查不出什么应死的罪状来。所以我惩治他以后,便释放他。」但是,他们仍厉声逼迫,要求钉他在十字架上。他们的喊声,越来越厉害。比拉多遂宣判:照他们所请求的执行,便释放了他们所要求的那个因作乱杀人而下狱的犯人;至于耶稣,却交出来,让他们随意处理。他们把耶稣带走的时候,就抓住一个从田间来的基勒乃人西满,把十字架放在他肩上,叫他在耶稣后面背着。有许多人民及妇女跟随着耶稣,妇女捶胸痛哭他。


耶稣转身向她们说:「耶路撒冷女子!你们不要哭我,但应哭你们自己及你们的子女,因为日子将到,那时,人要说:那荒胎的,那没有生产过的胎,和没有哺养过的乳,是有福的。那时,人要开始对高山说:倒在我们身上罢!对丘陵说:盖起我们来罢!如果对于青绿的树木,他们还这样做,对于枯槁的树木,又将怎样呢?」另有两个凶犯,也被带去,同耶稣一同受死。


他们既到了那名叫髑髅的地方,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也钉了那两个凶犯:一个在右边,一个在左边。耶稣说:「父啊!宽赦他们罢!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的是什么。」他们拈阄分了他的衣服。民众站着观望。首领们嗤笑说:「别人,他救了;如果这人是天主的受傅者,被选者,就救他自己罢!」兵士也戏弄他,前来把醋给他递上去,说:「如果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就救你自己罢!」在他上头还有一块用希腊、拉丁及希伯来文字写的罪状牌:「这是犹太人的君王。」悬挂着的凶犯中,有一个侮辱耶稣说:「你不是默西亚吗?救救你自己和我们罢!」


另一个凶犯应声责斥他说:「你既然受同样的刑罚,连天主你都不怕吗?这对我们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们所受的,正配我们所行的;但是,这个人从未做过什么不正当的事。」随后说:「耶稣,当你来为王时,请你纪念我!」耶稣给他说:「我实在告诉你:今天你就要与我一同在乐园里。」这时,大约已是第六时辰,遍地都昏黑了,直到第九时辰。太阳失去了光,圣所的帐幔从中间裂开,耶稣大声呼喊说:「父啊!我把我的灵魂交托在你手中。」说完这话,便断了气。百夫长看见所发生的事,遂光荣天主说:「这人,实在是一个义人。」


所有同来看这景象的群众,见了这些情形,都捶着胸膛,回去了。所有与耶稣相识的人,和那些由加里肋亚随侍他的妇女们,远远地站着,观看这些事。有一个人名叫若瑟,是一个议员,又是一个善良公正的人。他原是犹太阿黎玛特雅城人,一向期待天主的国;他没有赞同其他人的计谋和作为。他去见比拉多,要求耶稣的遗体。他把遗体卸下,用殓布裹好,安葬在由岩石凿成,而尚未葬过人的墓穴里。那天是预备日,安息日快到了。从加里肋亚同耶稣来的那些妇女,在后边跟着,观看那墓穴,并观看耶稣的遗体,是怎样安葬的。她们回去,就预备下香料和香膏。安息日,她们依照诫命安息。


II. 金句:在我的困难中,与我常常相偕的,就是你们。 ﹙路22:28﹚


III. 主旨


面对即将来临的苦难,耶稣叫门徒备钱备剑,是要他们做好准备,但当门徒说他们有两把剑时,耶稣说够了,因为门徒误解了祂的意思,祂不是叫他们做武力对抗的准备,而是要在精神和物质上,做好面对打压的准备;当有人用剑削下压迫者中一人的耳时,祂说至此为止,再治好受伤的敌人,门徒四散,伯多禄虽远远跟着,却不敢认是与耶稣一起的人,不过当耶稣一看他,他就后悔痛哭;耶稣被犹太人定罪,只因祂自认是默西亚天主子,而那不是犹太人心目中会从敌人手中拯救他们的默西亚君王;比拉多、黑落德虽不认为耶稣有罪,仍顺从被煽惑群众判耶稣死罪,耶稣面对侮辱、虐打、痛苦、死亡,没有退避反抗,没发一句怨言,只从天主安排默默接受,更不忘劝慰为祂痛哭的妇女、求父宽恕钉祂上十字架的人,接纳悔改求怜的凶犯,死前说把己灵魂交托给父,令旁观的百夫长光荣天主,说祂确是义人。


看了耶稣基督如何面对不公义审判和压迫后,作为今天的基督徒,我们又会如何面对不公义?勇武抗争、以武制暴、诅咒唾骂、玉石俱焚、怒吼狂叫、冲击捣乱,还是失望退缩、不闻不问?我相信基徒不会助纣为虐,但面对着看来不会移动的高墙,我们又能否保持到对天主公义的信德、对普世和平的望德、和对所有人的爱德?


「在我的困难中,与我常常相偕的,就是你们。」所以,我不会做犹达斯,不会做要求杀死耶稣的犹太人,但我会做否认耶稣的伯多禄、顺应群众不公义要求的比拉多、四散的门徒、受煽惑的群众吗?还是愿做帮耶稣背十字架的西满、为耶稣痛哭的妇女、向耶稣求怜的罪犯、被耶稣感动的百夫长、安葬耶稣的若瑟或一直跟着耶稣的加里肋亚妇女?


小兄弟 杨炎修士